戰後沉默的力量-劉于仙觀後心得

0

雖然我們未曾經歷戰爭那樣殘忍的發生(也祈望不要再有這樣的發生了。),無論她是畫者,而我僅是觀者,但我們也在這現場感受其中。她的擁抱就像她所展現其作品的意志,堅定、深刻且溫柔的。是啊~我也是這麼感覺的,一幅幅畫面所呈現的真實,那句多桑說:「現在不要哭,等骨灰送回來再哭。」再巨大的沈重、悲痛、分離的心情,都讓劉敏老師溫柔的質地給包覆了,再消化出來的創作,就是我們眼前深刻的紀實畫作。

開幕的介紹,聽著劉敏老師聊起和Siki大哥的「互相陷害」,實在很令人感動,怎麼命運的牽引是那麼的奇妙,牽起在台灣、日本不同地方的他們,還有Ota san,我們的日本舞踏家朋友。

劉敏老師是和Siki大哥同年開始接觸的,是因為她的父親—劉英輝先生(金村英輝),於昭和18年(1943年)4月25日出征,在埔里的能高郡役所率領著40名「台灣第三回特設勤勞團」前往巴布亞新幾內亞—拉包爾戰役。慶幸的是,終戰之後,劉英輝先生帶回40位戰友,全數平安歸來。

以前是從Siki大哥那邊得知「台籍日本兵」的議題,這條路上,他走來孤寂⋯看得見的是,他為此奔波多年,汗水、淚水化成一雙雙木雕翅膀矗立;看不見的是他與眾多英魂的每一次相遇,令人肅敬、動容。我們總能聽見他悠遠又高亢的歌聲,傳往每一處英魂落下之地,再以翅膀向著都蘭方向,牽引著靈魂回到故鄉。

劉敏老師和她的父親也是在做這樣的事。因著時代交替而崩落被逐漸遺忘的台籍日本兵的命運,就此完結了嗎?劉英輝先生赴日爭取撫卹賠償,近二十多個年頭的奔走⋯獲得的賠償極微,更令人擔心的是,隨著時間流逝,日本兵的生命紛紛逝去,彷彿一切都將沒入、被遺忘了⋯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wawa.liu.94/posts/10210423672462762?__xts__%5B0%5D=68.ARA9QQNbwoIeFQX3AACVNXHZXW4uSM_5jMBxw29inWf6iLuFK4L6LcEZTrGkBz8jm-lSTrpKDrpPfl-S-A2wUr33nWCaYvsRv8dXr3QGYKlUVwibnIbgFMT-ZsFFTmYSyMskWi5YOIqJ8etbdUogJztkErctz4ipmSGNCiZthtC4iMi63_lMhg&__tn__=C-R

Share.

Leave A Reply

five × 3 =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