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昌坪專欄:從王光祿案談歧視的姓氏綁身分

0
最高法院日前就布農族人王光祿(右)因違法持有槍械,狩獵保育類野生動物非常上訴一案,決定裁定停止訴訟程序,向大法官聲請釋憲,創下終審法院法官具名聲請釋憲的首例。資料照片

劉昌坪/律師

最高法院日前就布農族人王光祿(Talum)因違法持有槍械,狩獵保育類野生動物非常上訴一案,決定裁定停止訴訟程序,向大法官聲請釋憲。本案創下我國司法史上許多的「第一」,包括最高法院第一次向大法官聲請釋憲,第一次開庭審理非常上訴案件,以及第一次採取線上直播方式。

合議庭認為狩獵是原住民傳統文化特徵之一,《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》限制原住民僅能以自製的落後槍枝打獵,不能使用較安全的現代化制式獵槍;《野生動物保育法》對於狩獵目的的限制,並未顧及原住民生活習慣,違反《憲法》增修條文肯定多元文化、維護原住民傳統及促進其發展之意旨,因此決定聲請釋憲。

王光祿先生當然具有原住民身分,才會衍生上開規定是否違憲的問題。但是,判斷有無原住民身分的《原住民身分法》,本身恐怕也有值得深入思考的憲法問題。依《原住民身分法》第4條第2項規定:「原住民與非原住民結婚所生子女,從具原住民身分之父或母之姓或原住民傳統名字者,取得原住民身分。」此即學者所稱之「姓氏綁身分條款」。簡單的說,即使父母親其中一位具有原住民身分,但如果小孩並未隨原住民身分的父親或母親從姓,或一方不同意小孩取原住民傳統名字,小孩即不具有原住民身分。

現行《民法》第1059條,已將子女以從父姓為原則,修正為由雙方約定,因此無論是原住民父親與漢人母親,或原住民母親與漢人父親所組成的家庭,子女姓氏皆應由雙方約定,所以理論上不應有差別待遇。但是,依內政部統計處資料顯示,子女約定姓氏者,自102年至104年3月,從父姓者共有44萬1,231人,比率高達95.5%,且各年度從父姓的比率,都維持9成5以上。

統計數字所呈現的,正是長久以來從父姓的文化習俗,但卻造成許多原住民女性,無法將原住民身分傳承給子女,因為原住民母親與漢人父親所生的子女,如果一方不同意為小孩取原住民傳統名字,且約定從父姓,即喪失傳承原住民身分的機會。

根據立法資料,當初之所以採取此種方式限縮原住民身分的取得,其中一個重要的理由,乃是想將資源提供給真正需要者,也就是法律上所稱的「積極平權措施」或「優惠性差別待遇」,例如釋字719號解釋曾指出,國家具有保障扶助並促進原住民族發展之義務,《原住民族工作權保障法》及《政府採購法》,以國內員工總人數為標準,使逾百人的得標廠商,於履約期間負有進用一定比例原住民之規定,並無違背《憲法》第7條之平等原則及第23條之比例原則。

但相反的,姓氏綁身分的立法方式卻未必能通過《憲法》檢驗,因為原住民的身分傳承具有文化意義,國家應予以保障,縱使因給付行政的資源有限,也可以透過排富條款等機制,將較不需要資源者予以排除,而非從子女出生時即預先以姓氏綁身分的方式,剝奪原住民身分的傳承。

如果進一步對照《蒙藏族身分證明條例》第3條第2項規定:「親生父母之一方為蒙藏族者,得取得蒙藏族身分。」乃採取雙系血統主義,更可印證對於原住民採取姓氏綁身分的方式,能否符合《憲法》第7條實質平等原則之要求,實值得深思。

https://tw.appledaily.com/new/realtime/20171011/1219947/

Share.

Leave A Reply

15 − eleven =

*